传承徽文化,守护徽派建筑 ——建筑工程学院开展“徽派建筑,如何不让‘遗产’变‘遗憾’”暑期社会实践活动

浏览次数:20 日期:2017-07-18 16:57 作者:杨海强

古建筑是一个民族、一座城市的生动面孔,也是生活在历史之中的一部分人的共同记忆和身份凭据。徽派建筑依托着徽州文化进行自我沉淀,弥漫着历史的沧桑,透露出丰富的历史内涵。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指引下,为了全面贯彻和落实“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基本方针,加大文化遗产保护力度,培养大学生的工匠精神,加强师生乃至社会人士对遗产的保护举措,2017年7月13日至7月15日,建筑工程学院实践团赴有“一府六县”之称的古徽州开展“徽派建筑,如何不让‘遗产’变‘遗憾’”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实践团由4位辅导员老师代表,6位2015级、2016级学生代表组成。

徽州古城,历史见证。7月13号下午,师生一行人抵达安徽歙县,烈日当头更加燃起了师生们守护徽派建筑的激情。一行人来到了中国三大地方学派之一的徽学发祥地,被誉为东南邹鲁、礼仪之邦”的徽州古城。徽派建筑是浓缩徽州记忆的最好见证,尤以民居、祠堂和牌坊最为典型,被誉为徽州古建三绝,为中外建筑界所重视和叹服。师生们分成两批队伍,一批进行徽州古城建筑物调研,一批在城外对具有传承古建筑风格的民居街道以及大桥进行调研。徽州古城建筑物保存完整,古城墙外观良好,无明显维修痕迹,工作人员透露,这得益于政府的保护措施和一系列的法律条文,专业的维护措施也为徽州古城古建筑的保护与修缮提供了保障。当地人在得知实践团从南京赶来进行项目考察后,脸上洋溢着自豪的表情,并热情地给师生介绍,徽派建筑以黛瓦、粉壁、马头墙为表型特征,以砖雕、木雕、石雕为装饰特色,雕镂精湛,学生代表们用影像和文字认真记录,将徽派建筑的特色与徽文化牢记于心。

徽派建筑,画中宏村。7月14日,师生一行来到了世界文化遗产之地、有着“牛形村”之称的宏村。几百年前,建村者便有先建水系后依水建村的前瞻,因此宏村的古建筑极具水的灵性与深沉。在宏村中的南湖书院,实践团正好碰上了为房顶更换横梁的师傅,师傅进行了详细讲解,因为屋顶横梁是木头的,所以必须定期更换横梁,而且采用原材料、原样式的维修方法,随后团队成员有幸体验了一下屋顶横梁的抛光过程。在修复与翻新过程当中,重点保留了古建筑的特色与传统韵味,但是在修复过程中并没有明显的翻新之象,这让人感受到徽派古建筑对徽派文化脉络的延续。徽派建筑各种梁结构在宏村展现的淋漓尽致,实践团也详细地看到马头墙、门梁雕刻等实体结构,发现“中间厅堂,两侧厢房”、“以天井为连接点”、“四水归堂”等在徽派建筑中采光通风、景观搭配的独特之处。不管岁月如何更迭,老巷子里的人,依旧柴米油盐,常抬头仰望苍穹,细数过往悲欢喜乐。来到汪氏宗祠,实践团了解到徽文化中的祠堂宗族文化的重要影响力,同时通过民居和富商人家建筑物的对比,体现了仕官和徽商在当时的繁荣昌盛。徽派建筑在中国建筑史上独树一帜,具有深刻的文化寓意,体现了明清时期以徽商为代表的徽州人思想情怀。

李白醉楼,古物犹存。7月15日,师生一行前往歙县博物馆进行实地考察。由于歙县特有的地貌,博物馆在半山腰上,师生们互相帮助,成功到达了博物馆。里面陈列着各式雕刻、书画作品等等,都与徽州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经过采访馆中工作人员,他告诉实践小分队,这里是老城区,非常注重徽州文化的保存与维护,并且每个人都有这种发自内心的想法。馆中有一座酒楼,经介绍,是李太白当时喝酒的原住址。徽派建筑的冬瓜梁,采用银杏木,有着防虫的功效。此外,同学们采访路上来往的游客,大家一起探讨关于对徽派建筑物保护的举措,但也有少数游客表示对古徽州建筑文化知之甚少,实践团成员将两天的学习心得讲述给游客听,认真做好古文化的传播工作,实践团成员表示将继续探索和学习徽派文化的精神内涵。

不让“遗产”变“遗憾”,行动中壮大力量!实践并没有这样结束,团队成员联系到徽艺木雕艺术展览馆的汪俊辉先生。汪先生很乐意向这样一群对徽建筑文化感兴趣的年轻人讲述他为何继续选择从事徽州建筑修复等事情。汪先生认为徽派建筑修复的工程很复杂,徽派建筑属于小众文化,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和社会人士投身到古徽州文化的建设中去,不仅仅是徽派建筑文化,也要将其他的传统优秀文化推广出去。徽派建筑在未来如何不让林立的徽派遗产变成文化遗憾,这是留给社会各界要思考的课题,徽派建筑的修缮和文化传承之路还有很远。

(文:赵方航、沈轩、张雪等  图:吴琼、陈钰)